霞浦摄影在线
 
本站首页
摄影动态
新作展示
在线影展
名家名作
影赛资讯
摄影课堂
霞浦指南
创作活动
协会简介
请您留言
 
夏東海:摄影艺术创作难度特性初探
 


影艺心得 加入时间:2013-7-24 7:38:09  作者:xpphoto   点击:2031 

摄影艺术创作难度特性初探
文/夏东海


 
  随着我们走进读图时代,数码相机的普及应用让每个人都有了成为艺术家的可能,但也由于大量摄影作品充斥网络,泥沙俱下、鱼目混珠的现象屡见不鲜,以致摄影这个极具现代性特征的艺术形式,常常被人们忽视、轻视和藐视,甚至众多的艺术家也想把它排斥在艺术殿堂之外。在我身边就听到一个诗人朋友毫不掩饰地说过这样一句颇带讽刺意味的话:“现在是摄影家比照相机还多的世代”,言外之意是摄影是件太容易的事情,按一下快门就能实现的作品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
   事实上从摄影术诞生的那一天起,这种论调就一直存在。不认同摄影是艺术的鼻祖是艺术大师罗丹①,但在那个年代摄影技术刚刚起步,摄影实现的仅仅是一个复制的功能。对于一张照片的诞生,照相机远远要比摄影师来得重要,那时的摄影师实际上在充当着一个工匠的角色。 摄影是不是艺术?这个问题提得有点可笑,就好像书写是不是艺术?绘画是不是艺术?唱歌是不是艺术?1999年版《辞海》对艺术作了这样的解释:“人类以感情和想象作为特性的把握世界的一种特殊方式,即通过审美创造活动再现现实和表现情感理想,在想象中实现审美主体和审美客体的互相对象化。具体说,他们是人们现实生活和精神世界的形象反映,也是艺术家知觉、情感、理想、意念综合心理活动的有机产物。”艺术可以定义为“人类以创造美为主要目的的技术及其产品”,多年以来,“审美主体的创造性活动”可能是人们排斥摄影作为的艺术首要问题。
  纵观摄影发展史,摄影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记录”阶段,也就是摄影师通过照相机,把三维的现实对象复制成二维的照片,这也是摄影实现了它最为原始的功能;第二个阶段是“应用”阶段,随照相器材的便携化,摄影技术广泛走进了工业、商业、教学、旅游服务、新闻报导、社会调查以及案件取证等各个应用领域,摄影的功能也无疑得到了极大的扩展;第三个阶段是“艺术创作”阶段,在这个阶段照相机被还原为一种创作工具,摄影师成为了审美创作活动的主体。
   实际上摄影衍变成为艺术创作的过程,和书法、绘画的衍变极为相似,都是对其最原始功能的颠覆——实用功能被弱化、审美功能得到了凸显,照相器材的作用成了如同纸和笔一样的创作工具。尽管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照相机的功能越来越强大,但这并不意味着摄影艺术的创作难度越来越小。恰恰相反的是,摄影艺术除了要求创作者必须具备丰富的审美经验和艺术修养外,摄影独特的创作方法和过程也使其拥有了独特的创作难度特性。
  首先,笔者认为“技术性”始终是摄影艺术创作难度无法绕过的话题,众所周知照相机本身就是科学技术发展进步的产物,尽管现在照相机越来越“傻瓜”化,但要拍好一幅作品,熟练掌握照相器材的性能是必不可少的。我们知道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可以学习绘画,并且少年天才的画家为数不少,但是摄影则不行,学习摄影必须要有很多知识准备。镜头的焦距、光圈的大小、快门的速度、拍摄的视角、感光度、白平衡、构图、景深……每一个术语的都可以写出独立成章的教程。摄影师面对照相机、镜头、软件时,只有去熟悉它、了解它、掌握它,才有可能通过设备表达你的想法,临场的时候不必为焦段、光圈和速度发愁。可以说摄影的科技含量不是使摄影作为艺术变得更容易,而是使摄影作为艺术变得更难,一个优秀的摄影师只有当你完全熟练掌握设备性能后才可以忘记技术这个名词。
  其次,“在场性”是摄影有别于其它视觉艺术最重要的特征。画家可以面对纸和笔凭空想象画出作品来,而摄影师的每一幅作品都必须是亲临现场获取的,“在场性”让摄影艺术的创作条件变得更加局限。也许这也是摄影与生俱来就有的所谓“真实性”的魅力,尽管我始终认为这种真实并非简单的现场复制,而是一种经过摄影师取舍后的真实,它只能证实摄影师眼睛中看到的现实对象中的某一瞬间或某一侧面,甚至只能表现摄影师想象力和现实对象融合后的某种感觉。但正因为有着摄影师的“亲历”和“取舍”,才使摄影真正成为一种“审美主体的创造性活动”,艺术创作主体的重要性才得以充分的彰显。
  再次,“瞬间性”是摄影艺术创作的又一难度特性。有过摄影经验的人都知道,摄影就是几分之一秒甚至是几千分之一秒的事情,这种瞬间性是由摄影的“技术性”和“在场性”决定的,技术性决定了相机感光元件的曝光时间,在场性决定了摄影师必须对现场拍摄对象的瞬间把握。这就表明你不可能像画家一样悠悠然一笔一画地添加画面元素,也表明在按下快门这一瞬间之前,很多问题都需要事前做充分的准备。一个有经验的摄影师,事先周密的计划和思考对于拍出理想的照片至关重要,哪怕你是在霞浦拍摄滩涂风光,也要对天气、潮汐、光线的方向、渔民劳作的习惯等诸多因素了然于胸,摄影师的所有的想法都要产生在按下快门之前,一旦按下快门,瞬间就被凝固,你有再多想法也与拍下的这一幅照片无关了。“瞬间性”给摄影师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对于摄影艺术创作还是奢侈了点,多数情况下快门的速度远远达不到一分钟那么漫长。尽管在今天,数码后期技术的发展对前期拍摄发挥出了重要的弥补作用,但是和绘画相比能够自由加工处理的还是少得太多太多。  
  此外,“偶然性”也是摄影艺术创作一大难度特性。几乎可以这么说“偶然性是摄影创作的必然”,每一个摄影师都不得不承认一幅摄影作品的完成,包含有许多运气的成份,但运气总是赐给有准备的人的。世间万物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之中,摄影师面对拍摄对象时发生出乎预料的事情是司空见惯的。“机会稍纵即逝”、“机会是等出来的”这样的话语在摄影界耳熟能详,能不能够有效捕捉各种突发的偶然“机会”,不单考量了一个摄影师是不是眼明手快,也考量了摄影师的审美敏感。这种敏感毫无疑问包括了摄影师经过长期训练而得到提升的想象力和观察力。
  从以上四种难度特性的分析中我们不难看出,摄影从一诞生起就决定它不是一种无中生有的创造,而是拍摄主体对客观对象独特的表现或再现,其科技含量和特有的创作方式让摄影艺术变成了“带着镣铐的舞蹈”,因此对摄影师的“功力”要求也变更加高难起来。
  我一向认为绘画是一种高雅的艺术,但在现代社会和同为视觉艺术的摄影相比,许多方面的表现力就显得软弱无比,摄影那种直击当下、直击现场所产生的视觉能量是绘画无法超越的。而众多优秀的画家虽然源源不断地加入了摄影的队伍,但多数人也仅仅只能把照相机当作了获取创作素材的工具,他们面对镜头按下快门的瞬间没有能力和勇气说出“一幅伟大的作品就要诞生了”的豪言壮语。
  也许有人会说绘画的艺术大师已经很多,但是摄影作为一个艺术门类至今还没有出现重量级的大师人物。我轻声告诉你:那不是因为摄影太简单,而是因为它太难。   

 

    ①《罗丹艺术论》,沈琪译,1978年人民美术出版社,P3,原文为:“世间有一种低级的精确,那就是照相和翻模的精确”。
    ②《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1999年版缩印本,P1584。

                                              2013年6月29日
                                             初稿于万贤村






   
     
 
最佳艺术 版权所有:中国.霞浦摄影在线.(霞浦县摄影协会指定官方门户网站)
  本站域名:www.xpphoto.cn & www.xpphoto.org
  联系方式:0593-8186179 0593-8890122 QQ:465818 电子邮箱:fjxpphoto@qq.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ICP编号: 闽ICP备12005878号-1